第0 瑜伽師地論 第1分 本地分 第3地 有尋有伺等三地
第2节
地獄苦受皆因更相殘害
2017年2月24日更新,共2604字
本文摘要:彼有情多共聚集業增上生,種種苦具次第而起,更相殘害,由此因緣長時受苦,乃至先世所造一切惡不善業未盡未出。

受用建立者,略有三種,謂受用苦樂、受用飲食、受用婬欲。

受用苦樂者,謂那落迦有情多分受用極治罰苦,傍生有情多分受用相食噉苦,餓鬼有情多分受用極飢渴苦,人趣有情多分受用匱乏追求種種之苦,天趣有情多分受用衰惱墜沒之苦。

又,於等活大那落迦中多受如是極治罰苦,謂彼有情多共聚集業增上生,種種苦具次第而起,更相殘害,悶絕躄地。次虛空中有大聲發,唱如是言:『此諸有情可還等活!可還等活!』次彼有情欻然復起,復由如前所說苦具,更相殘害,由此因緣長時受苦,乃至先世所造一切惡不善業未盡未出故,此那落迦名為等活。

又,於黑繩大那落迦中多受如是治罰重苦,謂彼有情多分為彼所攝,獄卒以黑繩拼之,或為四方,或為八方,或為種種圖畵文像,彼既拼已,隨其處所若鑿若斲若斫若剜,由如是等種種因緣長時受苦,乃至先世所造一切惡不善業未盡未出故,此那落迦名為黑繩。

又,於眾合大那落迦中多受如是治罰重苦,謂彼有情或時展轉聚集和合,爾時便有彼攝獄卒驅逼令入兩鐵羺頭大山之間,彼既入已,兩山迫之,既被迫已,一切門中血便流注,如兩鐵羺頭,如是兩鐵羝頭,兩鐵馬頭,兩鐵象頭,兩鐵師子頭,兩鐵虎頭亦爾,復令和合置大鐵槽中,便即壓之如壓甘蔗,既被壓已,血便流注。復和合已有大鐵山從上而墮,令彼有情躄在鐵地,若斫若刺或擣或裂,既被斫刺及擣裂已,血便流注,由此因緣長時受苦,乃至先世所作一切惡不善業未盡未出故,此那落迦名為眾合。

又,於號叫大那落迦中多受如是治罰重苦,謂彼有情尋求舍宅,便入大鐵室中,彼纔入已,即便火起,由此燒然,若極燒然,遍極燒然,既被燒已,苦痛逼切,發聲號叫,由此因緣長時受苦,乃至先世所造一切惡不善業未盡未出故,此那落迦名為號叫。

又,於大號叫大那落迦中所受苦惱與此差別,謂彼室宅其如胎藏,故此那落迦名大號叫。

又,於燒熱大那落迦中多受如是治罰重苦,謂彼所攝獄卒以諸有情置無量踰繕那熱極熱遍極燒然大鐵鏊上,左右轉之表裏燒煿,又如炙魚,以大鐵丳從下貫之徹頂而出,反覆炙之,令彼有情諸根毛孔及以口中悉皆焰起,復以有情置熱極熱遍極燒然大鐵地上,或仰或覆以熱極熱遍極燒然大鐵椎棒或打或築,遍打遍築,令如肉摶,由此因緣長時受苦,乃至先世所造一切惡不善業未盡未出故,此那落迦名為燒熱。

又,於極燒熱大那落迦中所受苦惱與此差別,謂以三支大熱鐵丳從下貫之,徹其兩膊及頂而出,由此因緣,眼耳鼻口及諸毛孔猛焰流出,又以熱極熱遍極燒然大銅鐵鍱遍裹其身,又復倒擲置熱極熱遍極燒然彌滿灰水大鐵鑊中而煎煮之,其湯涌沸令此有情隨湯飄轉,或出或沒,令其血肉及以皮脈悉皆銷爛,唯骨瑣在,尋復漉之置鐵地上,令其皮肉及以血脈復生如故,還置鑊中,餘如燒熱大那落迦說,由此因緣長時受苦,乃至先世所造一切惡不善業未盡未出故,此那落迦名極燒熱。

又,於無間大那落迦中彼諸有情恒受如是極治罰苦,謂從東方多百踰繕那燒熱極燒熱遍極燒然大鐵地上有猛熾火騰焰而來,刺彼有情,穿皮入肉,斷筋破骨,復徹其髓,燒如脂燭,如是舉身皆成猛焰,如從東方,南西北方亦復如是,由此因緣,彼諸有情與猛焰和雜,唯見火聚從四方來,火焰和雜,無有間隙,所受苦痛亦無間隙,唯聞苦逼號叫之聲知有眾生。又以鐵箕盛滿燒然極燒然遍極燒然猛焰鐵炭而簸剪之,復置熱鐵地上,令登大熱鐵山,上而復下,下而復上,從其口中拔出其舌,以百鐵釘釘而張之,令無皺襵,如張牛皮,復更仰臥熱鐵地上,以熱燒鐵鉗鉗口令開,以燒然極燒然遍極燒然大熱鐵丸置其口中,即燒其口及以咽喉,徹於府藏,從下而出,又以洋銅而灌其口,燒喉及口徹於府藏,從下流出,所餘苦惱如極熱說,由此因緣長時受苦,乃至先世所造一切惡不善業未盡未出故,此那落迦名為無間,多是造作無間之業來生是中,此但略說麁顯苦具,非於如是大那落迦中所餘種種眾多苦具而不可得。

又,於近邊諸那落迦中有情之類受用如是治罰重苦,謂彼一切諸大那落迦皆有四方四岸四門鐵牆圍遶,從其四方四門出已,其一一門外有四出園,謂煻煨齊膝,彼諸有情出求舍宅,遊行至此,下足之時皮肉及血並即消爛,舉足還生,次,此煻煨無間即有死屍糞泥,此諸有情為求舍宅,從彼出已漸漸遊行陷入其中,首足俱沒,又,屍糞埿內多有諸蟲,名孃矩吒,穿皮入肉,斷筋破骨,取髓而食。

次,屍糞埿無間有利刀劍,仰刃為路,彼諸有情為求舍宅,從彼出已遊行至此,下足之時皮肉筋血悉皆消爛,舉足之時還復如故。次,刀劍刃路無間有刃葉林,彼諸有情為求舍宅,從彼出已往趣彼蔭纔坐其下,微風遂起,刃葉墮落,斫截其身一切支節,便即躄地,有黑黧狗摣掣脊胎而噉食之。從此刃葉林無間有鐵設拉末梨林,彼諸有情為求舍宅,便來趣之,遂登其上,當登之時,一切刺鋒悉迴向下,欲下之時,一切刺鋒復迴向上,由此因緣貫刺其身,遍諸支節,爾時便有鐵朿大烏上彼頭上或上其髆探啄眼睛而噉食之。

從鐵設拉末梨林無間有廣大河沸熱灰水彌滿其中,彼諸有情尋求舍宅,從彼出已來墮此中,猶如以豆置之大鑊,然猛熾火而煎煮之,隨湯騰涌周旋迴復,於河兩岸有諸獄卒手執杖索及以大網行列而住,遮彼有情不令得出,或以索羂,或以網漉,復置廣大熱鐵地上,仰彼有情而問之言:『汝等今者欲何所須?』如是答言:『我等今者竟無覺知,然為種種飢苦所逼。』時彼獄卒即以鐵鉗鉗口令開,便以極熱燒然鐵丸置其口中,餘如前說。若彼答言:『我今唯為渴苦所逼。』爾時獄卒便即洋銅以灌其口,由是因緣長時受苦,乃至先世所造一切能感那落迦惡不善業未盡未出。此中若刀劍刃路,若刃葉林,若鐵設拉末梨林,總之為一,故有四園。

又,於寒那落迦受生有情多受如是極重寒苦,謂那落迦中受生有情即為彼地極重廣大寒觸所觸,一切身分悉皆卷縮猶如瘡皰,故此那落迦名皰那落迦,皰裂那落迦與此差別,猶如皰潰,膿血流出,其瘡卷皺,故此那落迦名為皰裂。

又,喝哳詀、郝郝凡、虎虎凡,此三那落迦由彼有情苦音差別以立其名。

青蓮那落迦中由彼地極重廣大寒觸所觸,一切身分悉皆青瘀,皮膚破裂,或五或六,故此那落迦名曰青蓮。

紅蓮那落迦與此差別,過此青已色變紅赤,皮膚分裂或十或多,故此那落迦名曰紅蓮。

大紅蓮那落迦與此差別,謂彼身分極大紅赤,皮膚分裂或百或多,故此那落迦名大紅蓮。

又,獨一那落迦中受生有情各於自身自業所感多受如是種種大苦,如吉祥問採菉豆子經中廣說,故此那落迦名為獨一。
2位明友赞赏支持了本文:
见应
60元
养心
18元
我也来支持!
70%
第0 瑜伽師地論 第1分 本地分 第3地 有尋有伺等三地
第2节
简体版 繁體版 写评论 放大 缩小
本文已获得1条评论,被阅览882次
©2014-2018 乐法明
愿天下父母长寿安康,愿天下子女富裕安详
联系我们:
【Email】jinmin.si@outlook.com
【微信】sidinzi
【QQ群】546445153
宣传推广
手机自适应网站开发
帮您开发像本站一样能自动适应手机、平板、PC等任意大小屏幕的网站。
您也可以直接购买一个和本站功能类似的网站,可将内容替换成您喜欢的内容。
需要的朋友请加微信号sidinzi详谈
本站广告位招商
10元/月 25元/季 80元/年
支付金额的一半会作为投资入股本站,公开发布在『贡献记』页面 上。

联系本站站长微信号:sidinzi
乞请您资助本站的发展,可通过以下任一种方式:
发微信红包到
微信号:sidinzi
发支付宝红包到
jinmin.si@outlook.com
发QQ红包到
QQ号: 914899525
Paypal转账到
jinmin.si@outlook.com
布施乐法明
您的IE浏览器版本太低,页面可能会显示不正常,建议您升级到最新版的IE,或者使用Chrome浏览器访问本站。
点击这里安装最新版的IE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