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 沉默之罪
第5章
白奴与幼女
2017年4月4日更新,共5988字
本文摘要:马登在本节中的呼声是我们每个人都不能无动于衷的。

半猿人将史前印第安陶罐一排排列好。我们同他们,只有些许差别。不管是谁,只要拿起最长的弓箭,都会将自己的兄弟亲手射杀。就像今天的人类,彼此毁灭。——罗德亚德·基普林

以上给出的是基普林非常著名的一节诗歌。如果他将最后一行中的“man”替换成“woman”,将这首诗用来形容那些被迫或被骗沦为“白奴”的妇女,尤其是尚未成熟的女性会更恰当,更有力量。

两千年前,基督教的创建者这样说,“这是上帝的王国,让受罪的孩子们前来我这里,不要禁止他们。”然而在芝加哥、纽约、伦敦、巴黎、柏林,以及基督教占主导地位的所有大城市中,我们将许可她们被卷入妓院当作了对这一邀请的应答!

最近,对芝加哥红灯区一百三十名妓女所做的一次调查中暴露了这样一个事实,她们中的大多数早在平均年龄为八岁时,就已经成为了邪恶的受害者!许多被带到少年法庭的孩子,以及那些被一些保护性机构救助了的孩子似乎并没有意识到他们正在做什么,也不知道他们将会被带到哪里。有一次,有人要求简·亚当斯(赫尔福利会的创始人)去一个救助之家,并为那里的孩子们发表讲话。到了那里她发现,每一张白色的小床上,或床边雪白的椅子上都摆放着一个洋娃娃。洋娃娃的主人触犯了法律,可她们却仍然还是个孩子,仍然还眷恋着童年时期自己最爱的玩具!她说,自己的讲话在当时显得有点不合时宜,所以,她一直不停地为围在自己身边的小女孩们的洋娃娃穿衣服。小姑娘们都渴望得到她童年时所拥有的洋娃娃!

在《新的良知与古老的罪恶》一书中,作者讲述了一位小姑娘。小姑娘的妈妈是个寡妇,她是妈妈的独养女儿。小姑娘在一个暗娼出没的小区卖报纸,常常有一些“风流人物”前来光顾这里的小旅馆。小姑娘赚了很多钱,而这个可怜的母亲确在想,她还太小,无法理解她可能看到的不良事物。但是没过多久,她就害怕地发现,自己的孩子已经很熟知这一切了。最终,小姑娘也变成了她一直以来卖报纸和口香糖的场所的住客。

还有一个故事,讲的是一个经营暗娼行业的妇女,她的生意非常好,主要有三、四个女孩固定为她干活。她们将自己的女友带回家,因为有钱,有漂亮衣服,有好吃的糖果,有可爱的礼物而牛气十足。所以,她们认为将自己的朋友带到这种地方来没什么大不了的,也没想到过会毁掉她们。

这便是“白奴交易”中最令人震惊的部分内容之一,这也是未成年儿童受害者的一场大灾难,她们早在尚不能够辨别是非之前,尚未形成理性或让教育之光照亮自己的思想之前,就已沦为牺牲品,变得麻木而僵硬,毫无感觉。

服务于纽约保护未成年人协会的一位医生说,当他了解到,只需要一点零碎或二十五美分便可获取一个女孩的童真时,他感到多么的可悲啊。在一项有关纽约邪恶的调查发现,有许多女孩的童真仅仅用坐一次旋转木马或者一张图片展的入场券即可骗取。

一些坏到极点的男人们为了接近女孩子,获取她们的信任,在大街上或一些营业场所给她们几个便士或一些零钱,就是这些可怜的硬币敲开了她们的毁灭之门。

不幸的是,许多贫穷的父母不仅没有阻止自己的孩子接受陌生人的钱财、娱乐场所的入场券,而且,当孩子告诉他们,有一个好心的男人带她骑了摇木马或旋转木马、带她去看画展时,这些父母似乎觉得,能够免费得到这么多东西真是太幸运了。他们全然没有意识到这些看似无所谓的礼物背后潜藏着多么大的危险。

那些将无辜的孩子领上堕落之路的邪恶的男子十分清楚,孩子们最喜爱的莫过于游乐与冒险,为了度过一段愉快开心的时光,她们会想尽一切办法。孩子们的好奇心很强,自控能力却很差。为了满足好奇心,她们不惜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来。她们想要到处看看,想要感受一些事情,一些罪恶机构就利用了这一点引他们上当。孩子充满了敏感的神经,因想知道、想看、想去玩而感到兴奋。那些只要给她们一点点乐趣就能骗到手的孩子们,很可能在生活中得不到一丝阳光。她们周围的环境很可能不和谐、很粗俗或很不体面。苛刻的父亲很可能会让所谓的“家”成为人间地狱,她们也许真的没有正常的家庭生活,感觉不到一点点爱和关爱,或者是渴望乐趣、渴望浪漫的精力一直以来受到压制,找不到发泄途径。再怎么向父母祈求也不可能得到一分钱或一个子儿的孩子们,禁不住各种游乐场所的免费门票的诱惑,从而上当受骗,这难道有什么奇怪的吗?我时常能够看到那些可怜的孩子们站在旋转木马周围,眼巴巴地望着,渴望自己也能骑上去。在她们的童年时期,这种待遇也许永远也无法实现。她们多么嫉妒那些比自己幸运的孩子们呐!对于那个主动过来满足自己渴望的好心的陌生人,她们压根就没有想过会是一个坏人。城市里的孩子们常常得到允许,进入那些暗娼窝点去把报纸和口香糖卖给住在里面的人。这些人通常对她们都很慷慨,零钱就不要了。在许多情况下,父母贪婪地接过孩子们带回家里的钱,却从来没有阻止过自己的孩子,让孩子远离这些场所。在一些城市里,虽然有的时候警察也试图要保护她们,但是,这些孩子实际上已经有了市长的许可。这种许可是市长们对家长写给他们的请愿信所做出的反应,信中,家长们恳求呼吁了自己极度的贫穷,因此便有了乞求的借口,允许自家的小孩子们在这些危险的窝点出售自己的商品。

竟然让纯洁的孩子们如此赤裸裸地面对邪恶,导致无数孩子毫无悬念地步入歧途,这简直就是我们现代文明的耻辱。

令人遗憾的是,在这片到处充满机会的土地上,每一个人都应该有公平和足够的机会。然而,却有大批、数也数不清的儿童竟然被迫生活在任何一个人类都无法适应的环境中,这对于那些生活洁净、纯洁的成年男女来讲,是对他们美德和道德的一次严肃的考验。

想想那些住在拥挤不堪的,所谓的“家”里的纯洁孩子们所面临的巨大危险吧。在这样的家庭里,全家人被迫挤在一间或两间卫生状况几乎是最糟糕的屋子里,这种环境对孩子们的道德和身体同样也是有害的!想想那些脏乱差的廉价租房和阳光永远也照不到的地下室吧,在那里,男女老少不分性别年龄通通挤在一起,在那里,贫穷的父母为了减轻房租负担,在已经有了好几个孩子的情况下,再去找一、两个人来合租。那么,我们来问问自己,在这种环境之下,自我克制和谦逊的天然防线岂能够不瓦解?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之下,加之在外界的大环境下,不断地接触到邪恶和犯罪,无数的孩子怎能不滑向肮脏的行当?

我们称这里为人人拥有平等机会的国度。但是,那些正处于接受新鲜事物的年龄段、所见所闻和所经历的一切都将深刻烙印在脑海里的孩子们,他们却生活在罪恶中,他们的生活中有平等的机会吗?那些从小到大脑子里就浸满了不洁净的经历、生活在邪恶的环境下、对各种丑恶现象早已司空见惯、从小就被灌输一些邪恶思想,认为亵渎神灵、猥琐下流、性罪恶并不是什么太坏的事,因为人人都这样的孩子们,难道这些孩子该为自己最终的堕落和毁灭负责吗?

想想看吧,你们这些富有的父母们。你们能够控制得了孩子的生长环境,给予他们在童年时应有的一切权利,如果在这么有利的条件下,许多的父母仍然在同处于青春发育危险时期的孩子做这样的斗争,那么,对于其他那些同样处在这个关键时期,正在努力同日渐苏醒的情欲作斗争,然而周围却净是些极易勾起或激起他们最低级的动物本能的孩子们来讲,又意味着什么!想想看,不断有人用下流的暗示激起你病态的想象,在一个邪恶主宰生活中的一切,目之所及、耳之所闻、都是些挑逗性的和粗俗的东西,处在这样一种的环境之下,一个人会是一个什么样子。你投入全部的精力,不停地用纯洁健康的东西去引导,给孩子一个良好的家庭环境,即使如此,你也很难确保自己的孩子在性方面不会受到污染或堕落,那么,那些在成长的岁月经历了这些东西的孩子们,他们又有什么机会能够健康、纯洁、一尘不染地长大成人呢?

成千上万令人尊重的父母,他们努力工作养活一大家人,生活在城市里,工资收入低。他们不得不寻找房租最廉价的房子住,而这些房子通常只能够在沙龙、舞厅或者是治安比较乱的地方找到。那么,这些父母又如何保护得了自己年少的儿女们不受到周围这种环境的影响呢?

这么差劲的居住条件往往也不具备可以洗澡的个人卫生设施。不讲个人卫生也是形成不洁的一个因素。然而,在这种家庭环境下长大的孩子几乎不知道一次彻底、干净的沐浴到底是什么。个人卫生要保持绝对清洁,周围环境卫生要干净、健康,大量有益于健康的脑体锻炼,丰富的健康向上且充满乐趣的游戏——所有这些都会让一个人的思想保持纯洁。贫民窟的孩子们,又有什么机会得到这一切呢?

还有一点,千千万万个贫穷的母亲不得不在白天出去工作,把自己的年幼的孩子留在家中。母亲们不在家的时候,孩子们直接面对周围无处不在的邪恶事物的影响。失去母亲的关爱,尤其是有智慧、有教养的母亲的关爱,是导致孩子变坏的一个重要因素。虽然也有不少例外,但是总的来讲,如果孩子在充满诱惑的环境下长大,熟知各种罪恶,父母却对孩子不闻不问,那么这些孩子极有可能最终成为环境的牺牲品。

简·亚当斯说,“我记得有一位非常勤劳能干的妇女,她长时间以来一直将自己的孩子送往赫尔福利会托儿所。她的女儿有一次出麻疹,她却无法停下工作来照顾她,由于缺乏护理,小女孩几乎丧失了全部的听力。她最小的儿子被车撞了以后,失去了一条腿。他的大儿子由于轻微盗窃已经被送进监狱两次。她还有一对双胞胎儿子,长期呆在旷课学生专门学校里。
但是,他们长期以来的旷课习惯早已经让他们对学习失去了兴趣。现在,这五个孩子中,有三个在政府设立的半劳改机构中服刑。”她还补充道,“因此,不应该无情地将抚养孩子的一切负担都加在母亲头上。欧洲一些更为先进的政府正在建立一个国家养育标准,要求政府为孩子提供一个营养标准和入学标准。”我们的国家,鼓吹每个人都享有自由平等权利的国家,什么时候才能让母亲解放,不再为金钱做奴隶,从而能够有时间照顾自己的孩子,让他们在卫生、清洁、道德体面的环境下长大成人?

想一下吧,让母亲为了一天五十美分而出去工作,将她在这段时期内赚来的那几个可怜钱同她将为孩子带来的影响做比较,就算是单从为国家经济做贡献的角度考虑,也是得不偿失!

想象一下吧,你们这些幸福、富有的家长们。那些可怜的母亲们,为了自己的孩子们拼死拼活地工作,然而,虽然她们拼尽了全力,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却仍然无法挽回自己的孩子在自己被迫离开家时受到周围不良环境影响,逐渐滑向堕落的命运。此时此刻,又让她们情何以堪!

政府最终会发现,让母亲们在晚上、在夜间、在她们做完了一天的沉重家务,擦洗收拾过后,或者在工厂里劳动了一整天后回到家的空闲时间里抚育孩子,是一件代价惨重的事情。政府最终会发现,迫使那些爱孩子胜过自己生命的母亲们白天离开孩子身边,让孩子们听天由命,自己却为了那一点点可笑的补贴去做一些或许压根就不适合她们的工作,因此让这些小东西们得不到母爱、得不到母亲的影响,无法让他们形成良好的个性,成长为合格公民的做法并不划算。

真是悲剧,难道这就是我们的文明的真实写照吗,竟然会有这样迫不得已的事情!

“拯救孩子就是在拯救一个民族。”这是曼哈顿行政区区长马库斯 M. 马克斯在纽约希伯来幼儿园和儿童保育中心的开业典礼上说过的话。“慈善家为老年人带来的好处只能落实到个别人头上,但是,至今却仍没有什么人为我们的下一代人做过什么事情。”

这便是整个问题的症结所在:在关注当今儿童的问题上,我们只保证那些出生良好的儿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只关注整个种族的进步。伦敦的拉比 M. 海厄姆逊在谈到英国类似的情形时说道,“日护中心不仅是要为未来的儿童提供服务,还要为今天的儿童提供服务。”

前总统罗斯福曾说过,“如果我们不能将孩子们从小培养好,这不仅是他们自己的不幸,这更是意味着整个民族前途的危亡。”

前一段时间,科学家就单个犯罪女性的后代给纽约州带来的损失做了一番调查,这种犯罪相当大的原因是由于在童年时期被忽视、缺乏营养、缺乏教育所导致。像这种堕落的后代,光纽约州就有几千名,他们所犯的罪行、行径、以及监狱的费用已经为该州带来了一百万美元的花费。当初对这些昂贵的罪犯们的祖辈只需要花上几美元,为他们提供适当的训练,后来的一切损失或许就可以避免了。

如果我们能够将这些孩子看管好,从一开始,在他们还很小的时候,就坚持让孩子能够健康成长,拥有良好的卫生环境,有合适的玩耍场地,有适当的休闲娱乐和陪伴,那么,我们不仅很有可能会将这些孩子从各种肮脏的恐惧和罪恶中拯救出来,而且还能够将这些令人咋舌的费用几乎全部都省下,让我们的社区不再世风日下,道德退化。就是在孩子接受能力最强,本应该接受良好的教育的相对较短的这几年当中,孩子的道德同样也极易丧失。

如果我们能够牢记,孩子的大脑就像一个照相机感光盘,它能记录每一个想法,或加在上面的每一条建议,我们就一定能够意识到,让他们只听到、只看到能够造就一个人真、善、美的高贵品格和个性的东西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正是这些在孩提时期耳濡目染的东西决定了一个人的个性,决定了他/她未来的一切可能性。

想想从小在大城市贫民窟那种乌烟瘴气的环境下长大的那些孩子们吧,那里的一切无不充溢着粗俗的味道,各种邪恶事物随处可见!想想那些时刻被灌输着鄙俗、猥琐、下流思想的幼小的心灵吧!想想他们所看到的和听到的,想想这些东西每天,每小时在他们极富可塑性的想象中,在他们年轻的生命中将留下怎样不可磨灭的印象!然后再去比较一下这样的孩子
们吧,他们从小在洁净、良好、文化的氛围下长大,他们的思想里不停地被灌输倡导真、善、美的崇高和向上的理念!这两种孩子的命运是多么截然不同,他们无法选择命运,是命运选择了他们!一种是向下,向着黑暗发展,另一种则是向上、向着光明发展。如果第一种孩子在刚刚开始接受事物的时候,接触到的都是那些周围环境所散发出来的,带有邪恶性质的事物,接触到的是吵架或争吵时污秽下流的语言,所以这一切时刻充斥着他们的耳朵和眼睛,那么他们还能有什么机会形成高尚的人格?

我们还要让孩子们遭多长时间的罪,让他们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然后等他们成为窃贼或罪犯后再去惩罚他们?我们的政府宁愿继续建起一座座监狱和精神病院,花更多的钱来为罪犯和退化的人类提供吃住的地方,也不愿意在他们变质之前去拯救他们。这种状况还要持续多久?

人们似乎对这一点开始有所认识了,真的。在探求促进人类发展的诸多话题中,妇女运动本身就能说明这一问题。他们为妇女和儿童的权益所做出的努力已经引起了全国上下立法机关的注意。政府将会发现,儿童才是一个民族最大的财富,不能因忽视,或者部分不幸的、不合格的父母糟糕的养育而浪费了这笔财富,因为我们浪费不起。政府将会意识到,所有的监护人或称职的母亲们都必须要为正处于青春发育危险期,尚不具备自控能力,情欲却蠢蠢欲动的孩子们做些什么,而不是让他们去上床睡觉。

当无辜的孩子被迫沦为邪恶的牺牲品,尤其是沦为人类最为痛恨的罪恶形式——白奴时,对于眼下存在的这一切,不论是我们的政府还是个人,谁都无法逃避应由自己来承担的这份责任。
0位明友赞赏支持了本文:
我最先支持!
70%
第0 沉默之罪
第5章
简体版 繁體版 写评论 放大 缩小
本文已获得0条评论,被阅览306次
©2014-2017 乐法明
愿天下父母长寿安康,愿天下子女富裕安详
联系我们:
【Email】jinmin.si@outlook.com
【微信】sidinzi
【QQ群】546445153
宣传推广








免费代理,10元VPN
可上google, facebook, youtube等所有其它国外网站
Firefox浏览器代理免费
VPN(Window SSTP)每个月10元

查看详情请点击这里
手机自适应网站开发
帮您开发像本站一样能自动适应手机、平板、PC等任意大小屏幕的网站。
您也可以直接购买一个和本站功能类似的网站,可将内容替换成您喜欢的内容。
需要的朋友请加微信号sidinzi详谈
本站广告位招商
10元/月 25元/季 80元/年
支付金额的一半会作为投资入股本站,公开发布在『贡献记』页面 上。

联系本站站长微信号:sidinzi
乞请您资助本站的发展,可通过以下任一种方式:
发微信红包到
微信号:sidinzi
发支付宝红包到
jinmin.si@outlook.com
发QQ红包到
QQ号: 914899525
Paypal转账到
jinmin.si@outlook.com
布施乐法明
您的IE浏览器版本太低,页面可能会显示不正常,建议您升级到最新版的IE,或者使用Chrome浏览器访问本站。
点击这里安装最新版的IE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