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 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
第4品
有依行品第四
2019年9月8日更新,共1.4万字
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有依行品第四之一

爾時金剛藏菩薩摩訶薩於大眾中從座而起,頂禮佛足,偏袒一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以頌問曰:「
昔言破戒失淨德,  非賢聖器非我子,
諸沙門法棄如燼,  不應居我清眾中。
三垢所污失滅道,  彼不堪消勝供養,
於施四方僧眾物,  少分我亦不聽受。
四根本罪隨犯一,  清眾所棄如海尸;
云何今說惡苾芻,  應忍應悲遮讁罰,
復勸應勤供養彼,  悲愍勿生微惡心,
恭敬聽受所說法,  當獲福慧大悲者?
六通救世餘經說,  汝等皆當信大乘;
正直微妙菩提道,  應捨二乘解脫路。
云何今復說三乘,  普勸聽持修供養,
根力覺道沙門果,  此經中有餘處無?
八支聖道無等倫,  三乘皆同行此道,
欲求解脫勤精進,  各隨所願證菩提。
有情中尊當照察,  會今昔教使無違,
令諸天人菩薩眾,  解悟心歡證真實。
聞說大乘誰有益?  聞說大乘誰有損?
十種解脫聲聞乘,  聞說誰損誰有益?
何人聞法轉昇進?  何人聞法翻退沒?
云何厭患諸有為,  能速枯竭於老死?
晝夜勤修諸善者,  依何妙理御何乘,
能渡深廣四瀑流?  救世皆當為宣說。」

爾時佛告金剛藏菩薩摩訶薩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今為欲利益安樂無量有情,為諸天人阿素洛等作大義利,請問如來如是深義,汝應諦聽,善思念之,吾當為汝分別解說。」
金剛藏菩薩言:「唯然,世尊!願樂欲聞。」
佛言:「善男子!有十種補特伽羅,輪迴生死,難得人身,何等為十補特伽羅?一者不種善根;二者未修福業;三者雜染相續;四者隨惡友行;五者不見不畏後世苦果;六者猛利貪欲;七者猛利瞋恚;八者猛利愚癡;九者其心迷亂;十者守惡邪見。
如是十種無依行因,令諸眾生犯根本罪,毀犯尸羅,墮諸惡趣,何等名為十無依行?
謂我法中而出家者,有加行壞意樂不壞;(1)
有意樂壞加行不壞;(2)
有加行意樂俱壞;(3)
有戒壞見不壞;(4)
有見壞戒不壞;(5)
有戒見俱壞;(6)
有於加行意樂戒見雖皆不壞,而但依止惡友力行作無依行;(7)
有雖依止善友力行,而復愚鈍猶如瘂羊,於諸事業都不分別,聞善友說善不善法,不能領受,不能記持,不能解了善不善義,由是因緣作無依行;(8)
有於種種財寶眾具常無厭足,追求因緣,其心迷亂,作無依行;(9)
有為眾病之所逼惱,便求種種祠祀呪術,由是因緣作無依行;(10)
如是十種無依行因,令諸眾生犯根本罪,於現法中非賢聖器,毀犯尸羅,墮諸惡趣。

善男子!若有補特伽羅加行壞意樂不壞,隨遇一種無依行因,犯根本罪,便深怖懼慚愧棄捨,而不數數作諸惡行,如來為益彼故,說有污道沙門,所以者何?彼作如是重惡業已,即便發露,不敢覆藏,慚愧懺悔,彼由如是慚愧懺悔,罪得除滅,永斷相續,不復更作。雖於一切沙門法事皆應擯出,一切沙門所有資具不聽受用,而由彼人於三乘中成法器故,如來慈悲,或為彼說聲聞乘法、或為彼說緣覺乘法、或為彼說無上乘法,彼有是處,轉於第二第三生中發正願力,遇善友力,一切所作諸惡業障皆悉消滅。或有證得聲聞乘果、或有證得緣覺乘果而般涅槃、或有悟入廣大甚深無上乘理。如是戒壞見不壞者應知亦爾。

若有補特伽羅意樂壞加行不壞,如來為益彼故,說求四梵住法,彼是聲聞乘器,或是緣覺乘器。

若有補特伽羅加行意樂俱壞,彼於諸乘皆非法器,如來為益彼故,讚說布施。

若有補特伽羅見壞戒不壞,如來為益彼故,說緣起法令捨惡見,於現身中入聲聞法、或緣覺法,或於餘身方能悟入。

若有補特伽羅戒見俱壞,彼於聖法亦不成器,如來為益彼故,讚說布施。

若有補特伽羅加行意樂戒見不壞,而但依止惡友力行,如來為益彼故,讚說十善業道。

若有補特伽羅雖復依止善友力行,而復愚鈍猶如啞羊,不能領受善不善法。如來為益彼故,讚說習誦。若為種種貪病所逼、有為種種見趣迷惑,如來為益如是等故求解脫者,為其開示能出生死趣聲聞乘四聖諦法;斷見論者,為其讚說諸緣起法;常見論者,為說三界諸有諸趣死此生彼,如陶家輪往來無絕、無常等法。

善男子!如來無有所說名字、言說音聲空無果者,無不皆為成熟有情。是故一切毀謗如來所說正法壞諸有情正法眼罪過諸無間、似無間等無量重罪。若有於我為欲利樂一切有情所說正法,謂依聲聞乘所說正法、或依緣覺乘所說正法、或依大乘所說正法,誹謗遮止、障蔽隱沒,下至一頌,當知是名謗正法者,亦名毀滅八聖道者,亦名破壞一切有情正法眼者。如是之人既自習行大無利行,亦令一切有情習行大無利行,此人依止無慚愧僧,如是毀謗如來正法。

復次,善男子!有四種僧,何等為四?一者勝義僧;二者世俗僧;三者啞羊僧;四者無慚愧僧。

云何名勝義僧?謂佛世尊。若諸菩薩摩訶薩眾,其德尊高,於一切法得自在者,若獨勝覺,若阿羅漢,若不還,若一來,若預流,如是七種補特伽羅,勝義僧攝。若諸有情帶在家相,不剃鬚髮,不服袈裟,雖不得受一切出家別解脫戒,一切羯磨布薩自恣悉皆遮遣,而有聖法得聖果故,勝義僧攝,是名勝義僧。

云何名世俗僧?謂剃鬚髮,被服袈裟,成就出家別解脫戒,是名世俗僧。

云何名啞羊僧?謂不了知根本等罪犯與不犯,不知輕重,毀犯種種小隨小罪,不知發露懺悔所犯,憃愚魯鈍,於微小罪不見不畏,不依聰明善士而住,不時時間往詣多聞聰明者所親近承事,亦不數數恭敬請問,云何為善?云何不善?云何有罪?云何無罪?修何為妙?作何為惡?如是一切補特伽羅啞羊僧攝,是名啞羊僧。

云何名無慚愧僧?謂若有情為活命故,歸依我法而求出家,得出家已,於所受持別解脫戒一切毀犯,無慚無愧,不見不畏後世苦果,內懷腐敗,如穢蝸螺,貝音狗行,常好虛言,曾無一實,慳貪嫉妬、愚癡憍慢,離三勝業,貪著利養,恭敬名譽,耽湎六塵,好樂婬泆,愛欲色聲香味觸境,如是一切補特伽羅無慚僧攝,毀謗正法,是名無慚愧僧。

善男子!勝義僧者,於中或有亦是勝道沙門所攝,言勝道者,謂若能依八支聖道自度一切煩惱駛流,亦令他度,此復云何?謂佛世尊及獨勝覺,諸阿羅漢,如是三種補特伽羅已離一切有支眷屬,故名勝道。復有菩薩摩訶薩眾不假他緣,於一切法智見無障,攝受利樂一切有情,亦名勝道沙門所攝。

其勝義僧及世俗僧,於中或有亦是示道沙門所攝,若有成就別解脫戒真善異生,乃至具足世間正見,彼由記說變現力故,能廣為他宣說開示諸聖道法,當知如是補特伽羅,名最下劣示道沙門;證預流果補特伽羅,是名第二;證一來果補特伽羅,是名第三;證不還果補特伽羅,是名第四;復有菩薩摩訶薩眾,是名第五,謂住初地至第十地,乃至安住最後有身,此皆示道沙門所攝。

若有成就別解脫戒軌,則所行清淨具足,此皆命道沙門所攝,以道活命,故名命道,復有菩薩摩訶薩眾為欲攝受利益安樂一切有情,具足修行六到彼岸,亦名命道。

如是勝道、示道、命道三種沙門,名為世間真實福田。所餘沙門名為污道,雖非真實,亦得墮在福田數中。

若有依止無慚愧僧補特伽羅,於我正法毘奈耶中名為死屍,於清眾海應當擯棄,非法器故。我於彼人不稱大師,彼人於我亦非弟子。有無慚僧不成法器,稱我為師,於我舍利及我形像深生敬信,於我法僧聖所愛戒亦深敬信,既不自執諸惡邪見,亦不令他執惡邪見,能廣為他宣說我法,稱揚讚歎,不生毀謗,常發正願,隨所犯罪數數厭捨,發露懺悔,眾多業障皆能除滅,當知如是補特伽羅信敬三寶聖戒力故,勝九十五諸外道眾多百千倍,非速能入般涅槃城,轉輪聖王尚不能及,況餘雜類一切有情!

以是義故,如來觀察一切有情諸業法受差別相已,作如是說:『於我法中剃除鬚髮被袈裟者,我終不聽剎帝利等毀辱讁罰。』若有毀辱讁罰一切出家之人,所獲罪報如前廣說。又依我法捨俗出家,剃除鬚髮被赤袈裟,即為一切過去未來現在諸佛慈悲護念,威儀形相所服袈裟,亦為過去未來現在諸佛世尊慈悲守護。是故輕毀剃除鬚髮被赤袈裟出家人者,即是輕毀一切過去未來現在諸佛世尊。由是因緣,諸有智慧厭怖眾苦、欣求人天涅槃樂者,不應輕毀捨俗出家剃除鬚髮被袈裟者。

有無慚僧毀破禁戒,不成三乘賢聖法器,既自堅執諸惡邪見,亦能令他執惡邪見,謂為真善剎帝利、真善婆羅門、真善宰官、真善居士、真善沙門、真善長者、真善茷舍、真善戍達羅、若男若女說諸世間無父無母,乃至無有善業惡業所得果報,無有能得聖道果者,一切諸法不從因生,或有執言色界是常,非變壞法,或有執言無色界常,非變壞法,或有執言外道所計諸苦行法得究竟淨,或有執言唯聲聞乘得究竟淨,非獨覺乘,亦非大乘,於聲聞乘信敬稱讚,宣說開示,於獨覺乘及於大乘誹謗輕毀、障蔽隱沒,不令流布;或有執言唯獨覺乘得究竟淨,非聲聞乘亦非大乘,於獨覺乘信敬稱讚,宣說開示,於聲聞乘及於大乘誹謗輕毀、障蔽隱沒,不令流布;或有執言唯有大乘得究竟淨,非聲聞乘、非獨覺乘,於大乘法既自生信,教他生信,既自恭敬,教他恭敬,既自稱讚,教他稱讚,既自書寫,教他書寫,既自讀誦,教他讀誦,既自聽受,教他聽受,既自思惟,教他思惟,於他有情若是法器、若非法器,皆為廣說開示、解釋微細甚深大乘法義,於聲聞乘及獨覺乘誹謗輕毀、障蔽隱沒,不令流布,自不生信,障他生信,自不恭敬,障他恭敬,自不稱讚,障他稱讚,自不書寫,障他書寫,自不讀誦、聽受思惟,障他讀誦、聽受思惟,不樂廣說開示、解釋三乘法義;或有執言唯修布施得究竟淨,非戒非忍乃至非慧;或有執言唯修禁戒得究竟淨,非施非忍乃至非慧;或有執言唯修安忍得究竟淨,非施非戒乃至非慧;或有執言唯修精進得究竟淨,非施非戒乃至非慧;或有執言唯修靜慮得究竟淨,非施非戒乃至非慧;或有執言唯修般若得究竟淨,非施非戒乃至非定;或有執言唯修種種世間所習諸伎藝智得究竟淨;或有執言唯修種種投巖赴火自餓等行得究竟淨。

善男子!如是破戒惡行苾芻非法器者,種種誑惑真善法器諸有情等,令執惡見,彼由顛倒諸惡見故,破壞真善剎帝利王乃至真善戍達羅等、若男若女所有淨信戒聞捨慧,轉剎帝利成旃荼羅,乃至茷舍、戍達羅等成旃荼羅,此非法器破戒苾芻并剎帝利旃荼羅等師及弟子俱斷善根,乃至當墮無間地獄。

善男子!如人死尸膖脹爛臭,諸來見者皆為臭熏,隨所觸近爛臭死尸,或與交翫,隨被臭穢之所熏染,如是真善剎帝利王乃至真善戍達羅等若男若女隨所親近破戒惡行非法器僧,或與交遊,或共住止,或同事業,隨被惡見臭穢熏染,如是如是令彼真善剎帝利王乃至真善戍達羅等若男若女退失淨信戒聞捨慧,成旃荼羅師及弟子,俱斷善根,乃至當墮無間地獄。

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卷第五

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卷第六

三藏法師玄奘奉 詔譯

有依行品第四之二

善男子!汝觀如是剎帝利等無量有情親近如是破戒惡行非法器僧,退失一切所有善法,乃至當墮無間地獄,是故欲得上妙生天涅槃樂者,皆應親近承事供養勝道沙門,諮稟聽聞三乘要法,或求示道命道沙門。若無如是三道沙門,當於污道沙門中求,雖復戒壞,而有正見,具足意樂及加行者,應往親近,承事供養,諮稟聽聞三乘要法。不應親近承事供養加行意樂及見壞者,彼雖戒壞而無邪見,意樂加行見具足故,應詣其所,諮稟聽聞聲聞乘法、獨覺乘法及大乘法,不應輕毀。於三乘中隨意所樂,發願精進隨學一乘,於所餘乘不應輕毀。若於三乘隨輕毀一,下至一頌,不應親近或與交遊、或共住止、或同事業。若有親近、或與交遊、或共住止、或同事業,俱定當墮無間地獄。

善男子!是故若欲於三乘中隨依一乘,求出生死、欣樂安樂、厭危苦者,應於如來所說正法,或依聲聞乘所說正法,或依獨覺乘所說正法,或依大乘所說正法,普深信敬,勿生謗毀、障蔽隱沒,下至一頌;常應恭敬讀誦聽聞,應發堅牢正願求證。謗毀三乘隨一法者,不應共住,下至一宿,不應親近諮稟聽法。若諸有情隨於三乘毀謗一乘,或復親近謗三乘人諮稟聽受,由此因緣,皆定當墮無間地獄,受大苦惱,難有出期。何以故?善男子!我於過去修菩薩行,精勤求證無上智時,或為求請依聲聞乘所說正法,下至一頌,乃至棄捨自身手足、血肉皮骨、頭目髓腦,或為求請依獨覺乘所說正法,下至一頌,乃至棄捨自身手足、血肉皮骨、頭目髓腦;或為求請依於大乘所說正法,下至一頌,乃至棄捨自身手足、血肉皮骨、頭目髓腦;如是勤苦,於三乘中下至求得一頌法已,深生歡喜,恭敬受持,如說修行,時無暫廢,經無量劫,修行一切難行苦行,乃證究竟無上智果,復為利益安樂有情,宣說開示三乘正法。以是義故,不應謗毀、障蔽隱沒下至一頌,常應恭敬讀誦聽聞,應發堅牢正願求證!

善男子!如是三乘出要正法,一切過去未來現在過殑伽沙諸佛同說,大威神力共所護持,為欲拔濟一切有情生死大苦,為欲紹隆三寶種姓令不斷絕,是故於此三乘正法應普信敬,勿生謗毀、障蔽隱沒;若有謗毀、障蔽隱沒三乘正法下至一頌,決定當墮無間地獄。

復次,善男子!於未來世此佛土中,有剎帝利旃荼羅、婆羅門旃荼羅、宰官旃荼羅、居士旃荼羅、沙門旃荼羅、長者旃荼羅、茷舍旃荼羅、戍達羅旃荼羅,若男若女,諂曲愚癡,懷聰明慢,其性兇悖,懆厲麁獷,不見不畏後世苦果,好行殺生乃至邪見,嫉妬慳貪,憎背善友,親近惡友,非是三乘賢聖法器。或少聽習聲聞乘法,便於諸佛共所護持獨覺乘法、無上乘法誹謗毀呰、障蔽隱沒,不令流布。或少聽習獨覺乘法,便於諸佛共所護持聲聞乘法、無上乘法誹謗毀呰、障蔽隱沒,不令流布。或少聽習無上乘法,便於諸佛共所護持聲聞乘法、獨覺乘法誹謗毀呰、障蔽隱沒,不令流布。為求名利,唱如是言:『我是大乘,是大乘黨,唯樂聽習受持大乘,不樂聲聞、獨覺乘法,不樂親近學二乘人。』如是詐稱大乘人等,由自愚癡憍慢勢力,如是謗毀障蔽隱沒三乘正法,不令流布,憎嫉修學三乘法人,誹謗毀辱,令無威勢。

善男子!一切過去未來現在諸佛世尊及諸菩薩摩訶薩為欲利樂一切有情,以大悲力護持二事:一者為欲紹隆三寶種姓,常令不絕,捨俗出家,剃除鬚髮,被服袈裟;二者三乘出要、四聖諦等相應正法。如是二事,唯佛世尊及大菩薩能善護持,非諸聲聞、獨勝覺等,亦非百千那庾多數大梵天王及天帝釋、王四大洲轉輪王等所能護持。於未來世此佛土中,有剎帝利旃荼羅王見依我法而得出家剃除鬚髮被袈裟者,方便伺求所犯過失,以種種緣呵罵毀辱,或加鞭杖、或閉牢獄、或奪資具、或脫袈裟,廢令還俗,使作種種居家事業,或橫驅役、或濫擯遣、或斷飲食、或害身命。彼剎帝利旃荼羅王以己愚癡憍慢勢力毀辱謫罰諸佛菩薩以大悲力共所護持我諸弟子,誹謗毀滅諸佛菩薩以大悲力共所護持我甚深法,於其三世諸佛菩薩共所護持三乘正法障蔽隱沒、不令流布。

有剎帝利旃荼羅王乃至茷舍戍達羅等旃荼羅人,若男若女,愚癡憍慢,自號大乘,彼人尚非聲聞、獨覺二乘法器,況是無上大乘法器!為求利養恭敬名譽,誑惑世間愚癡雜類,自言我等是大乘人,謗毀如來二乘正法,如是人等愚癡諂曲憍慢嫉妬慳貪因緣,毀我法眼,令速隱滅,彼於三世一切諸佛犯大過罪,亦於三世一切菩薩犯大過罪,又於三世一切聲聞犯大過罪,不久便當支體廢缺,遭遇種種重惡疾病。

彼剎帝利旃荼羅王乃至茷舍戍達羅等旃荼羅人,若男若女,由造惡業起倒見故,損斷一切所有善根,雖復有時多修施福,於未來世當生鬼趣、傍生趣中受富樂果,而彼身中尚不能起色、無色界下劣善根,況當能種聲聞、獨覺及無上乘無功用起一切智智善根種子!又令其舌為病所害,於多日夜結舌不言,受諸苦毒,痛切難忍,命終定當生於無間大地獄中。

是故如來慈悲憐愍一切真善剎帝利王乃至真善戍達羅等,若男若女,令得長夜利益安樂,慇懃懇切作如是言:『汝等應當於歸我法剃除鬚髮被片袈裟出家人所慎勿惱亂譏呵讁罰,於我所說三乘正教慎勿謗毀、障蔽隱沒。若違我言而故作者,所獲罪報如前廣說。』所以者何?此歸我法剃除鬚髮被赤袈裟出家形相,乃是過去未來現在諸佛菩薩大悲神力之所護持,此剃鬚髮被赤袈裟出家威儀,是諸賢聖解脫幢相,亦是一切聲聞乘人受用解脫法味幢相,亦是一切獨覺乘人受用解脫法味幢相,亦是一切大乘之人受用解脫法味幢相。如來所說三乘正法亦是三世諸佛菩薩大悲神力之所護持,是諸賢聖解脫依止,亦是一切聲聞乘人受用解脫法味依止,亦是一切獨覺乘人受用解脫法味依止,亦是一切大乘之人受用解脫法味依止。

善男子!以是義故,求解脫者應當親近恭敬供養諸歸我法剃除鬚髮被赤袈裟出家之人,應先信敬聲聞乘法,若自聽受,教他聽受,若自讀誦,教他讀誦,若自書寫,教他書寫,若自施與,教他施與,若自宣說,教他宣說,思惟修行,廣令流布。如是信敬獨覺乘法,若自聽受,教他聽受,若自讀誦,教他讀誦,若自書寫,教他書寫,若自施與,教他施與,若自宣說,教他宣說,思惟修行,廣令流布。如是信敬於大乘法,若自聽受,教他聽受,若自讀誦,教他讀誦,若自書寫,教他書寫,若自施與,教他施與,若自宣說,教他宣說,思惟修行,廣令流布。若非器者,不應自聽,勿教他聽,乃至廣說。又應遠離一切惡法,應捨惡友,應親善友,應勤修習六到彼岸,應數懺悔一切惡業,應隨所宜勤發正願。若能如是,斯有是處,現身得成聲聞乘器、或獨覺乘種子不退、或復大乘種子不退。是故三乘皆應修學,不應憍傲,妄號大乘,謗毀聲聞、獨覺乘法。我先唯為大乘法器堅修行者說如是言:『唯修大乘能得究竟。』是故今昔說不相違。」

爾時世尊重顯此義而說頌曰:「
對諸大眾前,  金剛藏問我:
『云何勸供養,  破戒惡苾芻,
失杜多功德,  癡惡見所持,
非法器污道,  而不聽讁罰?
復說從彼聞,  三乘微妙法,
真解脫良藥,  趣寂靜涅槃。
何故餘經言,  一大乘解脫,
遮學二乘法,  今復說三乘?
哀愍諸有情,  令捨邪惡業,
得利益安樂,  願為說除疑!』
為益剎帝利,  乃至戍達羅,
不聽惱苾芻,  恐彼染大罪。
剃髮被袈裟,  諸佛法幢相,
諸佛等護持,  解脫道之眼。
雖破諸律儀,  非永遮解脫,
能捨諸惡見,  當速趣涅槃。
如腐敗良藥,  猶能療眾病,
如是破律儀,  亦能滅他苦。
不聽彼苾芻,  在布薩羯磨,
許為他說法,  俱獲福無疑。
若歸敬三寶,  稱我為大師,
能棄捨眾惡,  勝諸外道眾。
如墮羅剎渚,  商眾悉驚惶,
各執獸一毛,  渡海得免難。
如是破戒者,  離諸惡邪見,
由一信為因,  脫煩惱羅剎。
由護解脫相,  諸佛等護持,
不惱破戒僧,  能離諸重惡。
諸樂多福人,  欣求真解脫,
等護器非器,  證解脫無難。

癡慢號大乘,  彼無有智力,
尚迷二乘法,  況能解大乘!
譬如闕壞眼,  不能見眾色,
如是闕壞信,  不能解大乘。
無力飲池河,  詎能吞大海?
不習二乘法,  何能學大乘?
先信二乘法,  方能信大乘,
無信誦大乘,  空言無所益。
內真懷斷見,  妄自號大乘,
不護三業罪,  壞亂我正法。
彼人命終後,  定墮無間獄,
故應觀機說,  勿為非器者。
憍傲無慈悲,  暴惡志下劣,
智者應當知,  是懷斷見者,
非聲聞緣覺,  亦非大乘器;
諂毀謗諸佛,  必墮無間獄。
持戒樂喧閙,  慳法畏苦惡,
智者應當了,  是名聲聞乘。
樂施觀生滅,  常欣獨靜處,
智者應當了,  是名獨覺乘。
具足諸善根,  守護慈悲本,
常樂攝利物,  是名為大乘。
捨身命護戒,  不惱害眾生,
精進求空法,  應知是大乘。
心堪忍諸法,  善言無祕悋,
於法常欣樂,  應知是大乘。
法器非法器,  利樂心平等,
不染諸世法,  應知是大乘。
是故有智者,  普敬說三乘,
不惱我僧徒,  速成無上覺。

復次,善男子!若有真善剎帝利、真善婆羅門、真善宰官、真善居士、真善長者、真善沙門、真善茷舍、真善戍達羅,若男若女,成就十種有依行輪,於現身中速能種殖聲聞乘種令不退失,或於現身成聲聞乘諸聖法器;非獨覺乘、大乘聖器。何等為十?一者具足淨信信有一切善惡業果;二者具足慚愧,遠離一切惡友惡見;三者安住律儀,遠離殺生乃至飲酒;四者安住慈心,遠離一切瞋恚忿惱;五者安住悲心,救拔一切羸弱有情;六者安住喜心,遠離一切語四惡業;七者安住捨心,遠離一切慳貪嫉妬;八者具正歸依,遠離一切妄執吉凶,終不歸依邪神外道;九者具足精進,堅固勇猛修諸善法;十者常樂寂靜,思求法義歡悅無倦。善男子!若有真善剎帝利王乃至真善戍達羅等若男若女成此十種有依行輪,於現身中速能種殖聲聞乘種令不退失,或於現身證聲聞乘所有聖法,成聲聞乘諸聖法器;非證獨覺、大乘聖法,非成獨覺、大乘聖器。應知此中獨覺、大乘皆如是說。善男子!如是十種有依行輪,一切聲聞、獨覺、菩薩、諸佛如來,皆同共有。

善男子!復有十種有依行輪,不共聲聞,唯與獨覺、菩薩、如來皆同共有。若有真善剎帝利王乃至真善戍達羅等若男若女成此十種有依行輪,於現身中速能種殖獨覺乘種令不退失,或於現身證獨覺乘所有聖法,成獨覺乘諸聖法器,何等為十?一者修行清淨身語意業;二者具足慚愧,厭患自身;三者於五取蘊深生怖畏;四者見生死河,極為難渡;五者常樂寂靜,離諸憒閙;六者樂阿練若,不譏他失;七者守護諸根,心常寂定;八者善觀緣起,審察因果;九者常樂勤修等持靜慮;十者於集起法能善除滅。善男子!若有真善剎帝利王乃至真善戍達羅等若男若女成此十種有依行輪,於現身中速能種殖獨覺乘種令不退失,或於現身證獨覺乘所有聖法,成獨覺乘諸聖法器。善男子!是名一切聲聞、獨覺有依行輪,一切聲聞及諸獨覺依止此輪,速能超渡三有大海,速能趣入般涅槃城。

善男子!有依行輪是何句義?言有依者,名有執取、有我所依、有所攝受、有所繫屬;行謂蘊行、界行、處行、有繫屬行;輪謂教授教誡之輪,如轉輪王所乘車輪或首行輪,如是一切聲聞、獨覺依止此輪求涅槃道,故此二種非大乘器,所以者何?由彼依止下劣行故,非大乘器;由彼執取自諸蘊行,驚怖厭患、自求解脫一切憂苦,不求解脫一切有情而修行,故非大乘器;由彼依止自諸界行,驚怖厭患、自求解脫一切憂苦,不求解脫一切有情而修行,故非大乘器;由彼攝受自諸處行,驚怖厭患、自求解脫一切憂苦,不求解脫一切有情而修行,故非大乘器;由彼繫屬有繫屬行,於諸有情不樂攝受,無有慈悲有繫屬,故非大乘器;由彼觀他具受眾苦,捨而不救,但為自身求解脫,故非大乘器;由彼自斷諸煩惱首,不樂斷除一切有情諸煩惱首,非大乘器;由彼不能馭大乘輪趣菩提,故非大乘器;由彼不能隨大光輪趣菩提,故非大乘器;由彼憙樂獨一無侶入涅槃城而修行,故非大乘器。

善男子!有諸眾生於聲聞乘、獨覺乘法未作劬勞正勤修學,如是眾生根機未熟、根機下劣、精進微少,若有為說微妙甚深大乘正法,說聽二人俱獲大罪,亦為違逆一切諸佛,所以者何?若諸眾生於聲聞乘、獨覺乘法未作劬勞正勤修學,根機未熟、根機下劣、精進微少,而便聽受微妙甚深大乘正法,如是眾生實是愚癡,自謂聰叡,陷斷滅邊,墜顛狂想,執無因論,於諸業果生斷滅想,撥無一切善作惡作,妄說大乘壞亂我法,非法說法,法說非法,實非沙門說是沙門,實是沙門說非沙門,實非毘奈耶說是毘奈耶,實是毘奈耶說非毘奈耶,愚癡顛倒、憍慢嫉妬、朋黨之心,於大乘法稱讚擁衛,令廣流布,於聲聞乘、獨覺乘法謗毀障蔽,不令流布,不能如實依聲聞乘或獨覺乘或無上乘捨俗出家受具足戒成苾芻性,亦不如實修集一切善法因緣,於我弟子或是法器或非法器,謂勤修行、學無學行,乃至證得最後極果真善異生,持戒、破戒、無戒者所種種毀罵呵嘖惱亂,奪其衣鉢,不聽受用諸資生具,繫縛禁閉,如是撥無一切因果斷滅論者,雖在人中,實是羅剎,於當來世無數大劫難得人身,寧在地獄受無量苦,不處人中起斷滅見。

如是癡人不久便當支體廢缺,於多日夜結舌不言,受諸苦毒,痛切難忍,命終定生無間地獄,於諸惡趣輪轉往來,受諸苦惱,難可救濟,多百千劫難復人身,雖過無量無數劫已還得人身,而生五濁無佛世界,生盲生聾,瘖啞無舌,種種重病常所嬰纏,或身矬醜,人不憙見,言詞拙訥,耳所惡聞,心常迷亂,無所解了,生貧窮家,眾事闕乏,不逢善友,隨惡友行,樂作惡業,好執惡見,造無間罪,復還重墮無間地獄,輪轉惡趣難有出期。

如是愚癡斷滅論者,壞亂毀滅我之正法,逼惱謫罰我諸弟子,持戒、破戒、及無戒者,皆令不安修諸善品,由是因緣,多百千劫沒眾惡趣,從闇入闇,難有出期,如是眾生所有罪報,皆為未求聽習聲聞、獨覺乘法,先求聽習微妙甚深大乘正法。如是愚癡斷滅論者,下劣人身尚難可得,況當能成賢聖法器!尚不能得聲聞、獨覺所證涅槃,況得廣大甚深無上正等菩提!如是眾生所有過失,皆由未學聲聞乘法、獨覺乘法,先入大乘。

善男子!譬如坯瓶多諸瑕隙,盛油乳等,盡皆滲漏,能盛所盛二俱壞失,所以者何?器有失故。如是眾生於聲聞乘、獨覺乘法未作劬勞正勤修學,根機未熟、根機下劣、精進微少,若有為說微妙甚深大乘正法,說聽二人俱獲大罪,亦為違逆一切諸佛,所有過失廣說如前。
譬如世間庫藏頹穴,置諸寶貨,多有散失,如是眾生於二乘法謗毀不信,不肯修學,為說大乘,不如實解,因此造罪,輪轉無窮。
譬如舟船多諸泄漏,不任乘載泛於大海,如是眾生多懷慳嫉,於二乘法未曾修學,妄號大乘,實懷斷見,憍慢諂曲,成泄漏身,不堪憑入一切智海。
譬如有人其目盲瞽,不堪呈示種種珍寶,如是眾生憍慢放逸,執著空見,不學二乘,盲無慧目,不任顯示無上大乘功德珍寶。
譬如有人其身臭穢,雖以種種上妙香塗而竟不能令身香潔,如是眾生愚癡憍慢,於二乘法不樂勤修,不斷殺生乃至邪見,雖勤聽受無上大乘,而竟不能解甚深法。
譬如石田,雖殖好種,勤加營耨,終無果實,如是眾生於二乘法憍慢懈怠,不樂勤修,貪求五欲,曾無厭倦,雖於彼身殖大乘種,精進勤苦終無所成。
譬如甕器,先貯毒藥,投少石蜜,不任食用,如是眾生於二乘法不肯修學,執無因論,為說大乘,終不能成自他利益。
譬如甕器,先貯石蜜,投少毒藥,不任食用,如是眾生精勤修學二乘正法猶未成就,為說大乘,二俱壞失。
譬如有人癡狂心亂,為作音樂,不能了知,如是眾生於二乘法未曾修學,貪瞋癡等猛利煩惱擾亂其心,執著無因及斷滅論,根機未熟,為說大乘,雖經多時而不能解。
譬如有人不著甲冑、不持刀仗輙入陣中,必遭傷害,受諸苦惱,如是眾生於二乘法未曾修學,智慧狹劣,根器未成,為說大乘,必生妄執,由此展轉造惡無窮,如是癡人不久便當支體廢缺,於多日夜結舌不言,受諸苦毒,痛切難忍,命終定生無間地獄,於諸惡趣輪轉往來,應知如前次第廣說。

善男子!是故智者先應觀察一切眾心,然後說法,先當發起慈心、悲心、喜心、益心、不懈怠心、能忍受心、不憍慢心、不嫉妬心、不慳悋心、等引定心,然後為他宣說正法,終不令他諸眾生類聞所說法輪轉生死,墮大險難。是故如來善達一切眾生心相,以無塵垢、無取行輪為說正法。具大甲冑一切菩薩摩訶薩眾為他說法亦復如是,由悲愍故、為令斷滅諸煩惱故、為令超渡三有海故、為諸眾生於三乘中隨心所樂隨趣一乘速圓滿故,為說正法終不令其輪轉生死,墮大險難。

云何名無塵垢行輪?
無塵垢者,謂說法時不為有蘊、不為有處、不為有界,不為有欲界、不為有色界、不為有無色界,不為有此世、不為有他世,不為有諸行、不為有受、不為有想、不為有思、不為有觸、不為有作意、不為有無明,乃至不為有老死、不為有行及不行故,為諸眾生宣說正法;唯為一切諸蘊處界廣說乃至行與不行皆寂滅故,為諸眾生宣說正法,以是義故,名無塵垢。
行者,所謂為能永斷死此生彼,為諸眾生宣說正法,為能永斷諸蘊處界廣說乃至為能永斷行與不行,為諸眾生宣說正法,是名為行。
輪者,所謂如滿月光清涼無礙,遍滿虛空,照觸一切無障境界,如是如來及諸菩薩所有神通、記說、教誡三種勝輪作用無礙,遍諸世界,利樂一切所化眾生,令諸眾生不異歸趣,不共一切世間眾生,不共一切聲聞、獨覺,能令眾生斷滅生死諸苦惱法,證得安樂菩提涅槃,是名為輪。
如是名為諸佛菩薩無塵垢行輪。

云何名為無取行輪?謂於諸法無所罣礙,猶如日光普照一切,三乘根器隨其所宜,宣說正法無所執著。謂諸如來為諸眾生說如是法,猶如虛空無差別相,以無量定遊戲自在莊嚴住持,為諸眾生說微妙法,無所執著。具大甲冑一切菩薩摩訶薩眾為他說法亦復如是,謂說諸法非有非空,非即色空、非離色空,乃至非即識空、非離識空;非即眼空、非離眼空,乃至非即意空、非離意空;非即色空、非離色空,乃至非即法空,非離法空;非即眼識空、非離眼識空,乃至非即意識空、非離意識空。非即欲界空、非離欲界空,乃至非即虛空無邊處空、非離虛空無邊處空,非即識無邊處空、非離識無邊處空,非即無所有處空、非離無所有處空,非即非想非非想處空、非離非想非非想處空。非即四念住空、非離四念住空,乃至非即八支聖道空、非離八支聖道空,非即緣起法空、非離緣起法空,非即三不護空、非離三不護空,非即四無所畏空、非離四無所畏空,非即十力空、非離十力空,非即十八不共法空、非離十八不共法空,非即大慈大悲大喜大捨空、非離大慈大悲大喜大捨空,非即涅槃空、非離涅槃空。是名如來及諸菩薩為諸眾生宣說處中微妙正法。

善男子!如是如來為諸眾生以無塵垢行輪說法,如滿月光清涼無礙,遍滿虛空,照觸一切無障境界,乃至廣說。又以無取行輪說微妙法,於一切法無所罣礙,猶如日光普照一切,三乘根器隨其所宜,宣說正法無所執著。謂諸如來為諸眾生說如是法,猶如虛空無差別相,以無量定遊戲自在莊嚴住持,為諸眾生說微妙法,無所執著,令於三乘隨宜趣入。具大甲冑一切菩薩摩訶薩眾為他說法亦復如是,令諸眾生聞此最勝甚深法已,於三乘中隨其所樂隨趣一乘,種種善根皆得成熟;隨於一乘極善安住,終不令其於生死中增長種種惡不善法,令於涅槃堅固不退。

善男子!菩薩摩訶薩為斷無量無數眾生生死流轉為他說法,聲聞、獨覺但為自斷生死流轉為他說法;
菩薩摩訶薩為令無量無數眾生渡四瀑流為他說法,聲聞、獨覺但為令己渡四瀑流為他說法;
菩薩摩訶薩為除無量無數眾生諸煩惱病為他說法,聲聞、獨覺但為自除諸煩惱病為他說法;
菩薩摩訶薩為斷眾生諸蘊煩惱習氣相續令盡無餘為他說法,聲聞、獨覺但為自斷諸蘊煩惱習氣相續有餘不盡為他說法;
菩薩摩訶薩為成大悲等流果故大悲為因為他說法,聲聞、獨覺不為大悲等流果故無大悲因為他說法;
菩薩摩訶薩於諸眾生有所顧念而為說法,聲聞、獨覺於諸眾生無所顧念而為說法;
菩薩摩訶薩為息一切他眾生苦為他說法,聲聞、獨覺但為自息己所有苦為他說法;
菩薩摩訶薩為滿一切眾生法味為他說法,聲聞、獨覺但為自滿己身法味為他說法;
菩薩摩訶薩為諸眾生得勝法明為他說法,聲聞、獨覺但為自己得勝法明為他說法。

善男子!以要言之,菩薩摩訶薩無量律儀,普為除滅一切眾生大無明闇、大怖畏事、一切衰損、得大光明及大名稱、如實覺悟一切智智為他說法,聲聞、獨覺少分律儀,但為滅除自無明闇、得小光明及小名稱、如實覺悟少分法智為他說法。

善男子!聲聞、獨覺無有於他實懷顧念,無有於他實懷悲惻,無有於他實不輕弄,無有於他實為利益,無有於他實為拔濟,無有於他實行薦舉,無有於他實欲稱歎,無有於他實無諂曲而行讚美,無有於他不顧己身令彼安樂,無有於他不起誤失身語意業。善男子!住大乘者,無有於己實懷顧念,廣說乃至無有於他發起誤失身語意業。

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卷第六

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卷第七

三藏法師玄奘奉 詔譯

有依行品第四之三

復次,善男子!有諸眾生,稟性暴惡,言辭麁獷,實是愚癡,懷聰明慢,不斷殺生乃至邪見,於他所得利養恭敬、世所稱譽,深生嫉妬,常自追求利養恭敬、世所稱譽,曾無厭倦,恒自讚譽,輕毀於他,不自防護身語意業,常樂習行一切惡行,內行磣毒,無有悲愍,無慚無愧,憙觸惱他,於諸福田好簡勝劣,於歸我法諸出家人常樂伺求所有瑕隙,纔得少相,未審真虛,即便輕毀呵罵讁罰,其心剛強,佷戾迷亂,常憙觸惱諸出家人,不省己過,念譏他闕,雖聞讚歎大乘功德發意趣求,而心好為諸重惡事,曾未寂靜,誑惑他故,於大乘法現自聽聞,教他聽聞,現自讀誦,教他讀誦,為自薦舉陵伏他故,於大乘法恭敬讚美,自於大乘諸行境界不曾修學,未能悟解,而自稱號我是大乘,誘勸他人附己修學,規求名利以自活命。譬如破戒惡持律師自犯尸羅,樂行惡行,為名利故誘勸他人令勤修學毘奈耶藏,如是諂曲虛詐眾生,下賤人身尚當難得,退失善趣、二乘涅槃,況得大乘!終無是處。當墮惡趣,難有出期,諸有智人不應親近。而無慚愧,於大眾中自號大乘如師子吼,為名利故誘誑愚癡,令親附己共為朋黨。譬如有驢披師子皮而便自謂以為師子,有人遙見謂真師子,及至鳴已,皆識是驢,咸共唾言:『此非師子,是食不淨真弊惡驢。』種種呵叱,皆共捨去。

我說如是補特伽羅常樂習行十惡業道,燒滅一切人天種子,尚退聲聞獨覺乘法,況於大乘能成法器!愚癡憍慢,自號大乘,誑惑他人,招集利養。譬如癡慢無手足人欲興戰伐入於大陣,徒設功效,終無剋成,詐號大乘亦復如是,信手戒足無有一全,不自崖揆所堪行業,欲興戰伐煩惱大陣,徒設功效,終無剋成,我說是人不護三業,專行惡行,妄號大乘,實於三乘皆非法器,而欲破壞一切眾生勇健堅牢煩惱大陣,欲皆顯示一切眾生八支聖道,令入無畏涅槃之城,終無是處。

所以者何?善男子!夫大乘者,受持第一清淨律儀,修行第一微妙善行,具足第一堅固慚愧,深見深畏後世苦果,遠離所有一切惡法,常樂修行一切善法,慈悲常遍一切有情,恒普為作利益安樂,救濟度脫一切有情所有厄難、生死眾苦,不顧自身所有安樂,唯求安樂一切有情,如是名為住大乘者。

善男子!有何等相名聲聞乘?謂諸眾生常勤精進,安住正念,樂等引定,離諸諂誑,信知業果,不著五欲,世間八法所不能染,修善勇猛,如救頭然,常審諦觀諸蘊界處,恒樂安住所有聖種,具此相者名聲聞乘,如是眾生尚未能成獨覺乘器,況復能成大乘法器!

善男子!有何等相名獨覺乘?謂諸眾生具上聲聞一切功德,復能於彼五取蘊中數數安住隨無常觀,數數安住隨生滅觀,普於一切緣生法中能審諦觀皆是滅法,具此相者名獨覺乘,如是眾生非大乘器。」

爾時世尊重顯此義而說頌曰:「
若真善人剎帝利,  乃至真善戍達羅,
修信等十有依輪,  於聲聞乘速成器。
求獨覺乘三業淨,  具足慚愧怖諸蘊,
知過樂靜住空閑,  念守諸根心寂定;
善觀緣起修靜慮,  諸蘊界處巧能觀,
具此十行有依輪,  成勝乘器度有海。
修共三乘二乘輪,  自求解脫煩惱苦,
不度有情不捨習,  此人俱非大乘器。

愚癡懈怠根下劣,  於二乘法不勤修,
定不能具大乘輪,  故非大乘廣大器。
愚癡獨一求解脫,  劣意下行無慈悲,
樂著斷見向惡趣,  棄捨正法說非法;
毀謗二乘捨律行,  受具足戒號大乘,
破亂我法惑眾生,  由此人身難復得。
惱亂我法諸賢聖,  讁罰被赤袈裟人,
呵罵遮奪衣鉢等,  長時退失人天趣。

是故若欲復人身,  不患舌今而捨命,
常樂值遇諸佛者,  普應弘護三乘法。
欲得三乘最上乘,  應善觀察三乘法,
歡喜為他普開示,  當得成佛定無疑。
破戒慳嫉懷憍慢,  自讚毀他號大乘,
捨離此人依智者,  定當成佛度三界。
於三乘器隨所宜,  慈悲為說三乘法,
隨願令滿無慳嫉,  當得成佛定無疑。
知蘊界處皆空寂,  無所依住譬虛空,
說法等攝諸有情,  當獲妙覺無邊智。
破戒意樂懷惡心,  聞說大乘勝功德,
詐號大乘為名利,  如弊驢披師子皮。
我今普告一切眾,  若欲疾得勝菩提,
當善修治十善業,  護持我法勿毀壞。
我昔諸餘契經說,  應求大覺行大乘,
捨離聲聞獨覺乘,  為清淨者說斯法,
曾供無量俱胝佛,  斷惡勤勞修淨心,
我為勸進彼眾生,  故說一乘無第二。
今此眾具三乘器,  有但堪住聲聞乘,
心極憂怖多事業,  彼非上妙菩提器;
有癡樂靜住獨覺,  彼非上妙菩提器;
有堪安住上妙智,  故隨所樂說三乘。
具淨功德樂解脫,  聞說大乘墮惡趣,
如病痰癊教服乳,  此增毒害非除疾。
如是非器聲聞乘,  聞說大乘心迷亂,
便起斷見墜惡趣,  故應說法審觀機。」
0位明友赞赏支持了本文:
我最先支持!
70%
第0 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
第4品
简体版 繁體版 写评论 放大 缩小
本文已获得0条评论,被阅览506次
©2014-2018 乐法明
愿天下父母长寿安康,愿天下子女富裕安详
联系我们:
【Email】jinmin.si@outlook.com
【微信】sidinzi
【QQ群】546445153
宣传推广
手机自适应网站开发
帮您开发像本站一样能自动适应手机、平板、PC等任意大小屏幕的网站。
您也可以直接购买一个和本站功能类似的网站,可将内容替换成您喜欢的内容。
需要的朋友请加微信号sidinzi详谈
本站广告位招商
10元/月 25元/季 80元/年
支付金额的一半会作为投资入股本站,公开发布在『贡献记』页面 上。

联系本站站长微信号:sidinzi
乞请您资助本站的发展,可通过以下任一种方式:
发微信红包到
微信号:sidinzi
发支付宝红包到
jinmin.si@outlook.com
发QQ红包到
QQ号: 914899525
Paypal转账到
jinmin.si@outlook.com
布施乐法明
您的IE浏览器版本太低,页面可能会显示不正常,建议您升级到最新版的IE,或者使用Chrome浏览器访问本站。
点击这里安装最新版的IE
关闭